專門出版 L. 羅恩 賀伯特 書籍,該作家被美國《紐約時報》評為國際暢銷書籍作家

華盛頓抗輻射與面對大會

 華盛頓抗輻射與面對大會

華盛頓抗輻射與面對大會

美國和蘇俄之間的「冷戰」逐漸升溫。隨著世界領袖互相展示「力量」,以及不斷增加的核子試爆,他們也正製造著難以想像的後果。儘管俄國在進行核子測試,這表面上跟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聽析似乎沒有任何關係,但是當羅恩發現這其中真有連結時,他採取了行動。他的發現是,輻射除了對身體明顯造成影響外,事實上會讓聽析和清新的速度減慢。此外,它的影響層面不限於核子試爆地區,而幾乎是全球性的。於是一場「緊急大會」在華盛頓特區的國家集會堂召開。這是再恰當不過的地點,因為從這裡可以鳥瞰白宮。在此,羅恩首次發表有關於尋找輻射對身體影響之處理方式的研究,以及菸鹼酸所具有之驚人效用的發現。其中包含了被羅恩形容為「受教」的維他命之完整故事,以及淨化程式技術的第一項突破。更有甚者,輻射還有一個更大的來歷,它不只是今日的問題,而是全軌跡中每一個事件裡偏差錯亂的因素。自發現這項驚人的事實之後,有如洪水般的重大進展洶湧而至,那幾乎可以應用在生命中的各個層面。從最底層的精神病解決方案,到以新技術去提升一個情緒等級在零以下的人,到達可以面對任何事情的程度。這僅僅只是這場大會所包含內容之一瞥,它告訴我們如何解決跟時間一樣古老的問題,以及當今頭條新聞裡的困境。

閱讀更多內容
購買
$175 USD
免運費目前符合免運費條件。
有庫存 24小時內寄出
版本形式: CD
演講: 13

華盛頓抗輻射與面對大會更多相關資料

面對的能力就是擁有空間的能力。你必須擁有空間才能擁有宇宙。空間就是自由!也因此,如果一個人要自由,他必須要能夠去面對。從敵人面前逃走的人,是永遠不會自由的。── L. 羅恩 賀伯特

1950年代中期,美國的核子試爆使北美洲的上空瀰漫著令人恐慌的輻射塵。沒有一個地方比得過內華達州沙漠試爆區和其鄰近地區的輻射塵量,那裡真的有過數百次的試爆,爆炸的火焰直衝天際,照亮數州的天空。

事實上,在往南幾百哩的亞利桑那州鳳凰城,L. 羅恩 賀伯特提到,在偵測輻射的蓋格計數器(Geiger counter)上,每一樣東西都顯示著「強放射性」。植物、家畜,甚至在他客廳裡的鋼琴──全都因為那些微小的放射性粒子而發出嗡嗡聲。

更重要的是,蘇俄也在進行核子試爆,而且已經演變成跟美國競賽,看誰能製造最多、最巨型的原子彈。這些都代表著輻射已經蔓延到每個地方。雖然,空氣中的輻射量逐漸攀升──報紙每天都例行性地報導空氣中的輻射量──但實際上並沒有人在討論輻射的危險性。

大部分的民眾沒有察覺到其危險性──除了一副太陽眼鏡,沒有其他的防護措施──就去離原子彈爆炸只有幾哩的地方參加宴會,去「體驗」原子彈爆炸產生的強光。至於那些沒有那麼漠不關心的人,他們會覺得所有的事都很神祕,而躲在神祕面紗後面的,是一個有被害妄想症的政府。

賀伯特先生在之前的大會《倫敦人類問題大會》中有提過,那層神祕面紗以及無預警的、漫無節制的核子試爆是不該存在的。另外,他個人也採取直接的行動,收集所有隱藏而不為民眾所知的資料,並計畫出版一本《民間防禦基本手冊》(Basic Manual of Civil Defense)。他在序言中的開場白,清楚地表明眼前事態的急迫性:

「原子彈爆炸後的十五分鐘,如果你還活著,你會怎麼回答以下的問題:

1. 我的家人和朋友還活著嗎?

2. 聯邦政府還在運作嗎?

3. 我可以用口袋裡的錢買東西嗎?錢還能用嗎?

4. 今天晚上我要去哪裡找水喝?

5. 明天我有東西可以吃嗎?那下禮拜呢?

6. 我要怎樣幫助別人?

7. 我要怎樣才能報復那些引爆原子彈的人?

8. 美國會繼續存在嗎?

9. 在這團混亂中,我可以搶救什麼東西?

10. 我要怎麼樣才會有工作?

「如果你死了,在你死的時候,你能說你已經盡你所能地讓美國和你的同胞活下來嗎?」

然而,當羅恩在進行這個計畫時,他同時也在繼續進行他的研究。突然間,這些資料彙集成一個史無前例的新發現,揭露了全球性的緊急狀態。他因此召開了一場「緊急大會」。前往華盛頓的包機,火速地從一個城市飛到另一個城市,沿途搭載與會的山達基人。1956年12月29日星期日那天,他們集合的地點,是再適合不過了:華盛頓飯店的國際廳,位在賓州大道,可遠眺白宮。

進行開場演講時,羅恩走到講台,開始分秒必爭地解釋那是什麼樣的緊急事件。他提到個案進展和逐漸增高的輻射量是直接相關的,他說:

「有人在俄羅斯那邊引爆了一顆炸彈,跟你在波基浦西(Poughkeepsie)這邊聽析一個待清新者是沒有關係的,不是嗎?無關。一點關係都沒有。很簡單。那一定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件事。在佛羅里達奧蘭多市清新一個待清新者的速度,跟核分裂完全無關,不是嗎?

各位聽好,當這兩件事到最後變成有連帶關係時,我就火大了。」

接著,在大會第一天的三場演講和兩場團體聽析中,他提出一個發現,能解決這個迫切的威脅。那就是戴尼辛,那是幾種維生素的複合物,命名為戴尼辛是因為它能以戴尼提的方式來處理身體所接受到的影響。此外,賀伯特先生特別提到那個配方中的某種維生素──菸鹼酸,他發現這種維生素和輻射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關係──菸鹼酸能使身體發紅發熱,並出現和過去一模一樣的曬傷痕跡。

然而,不論這個新發現在這個世界上有多麼傳奇,羅恩之後的發現所涵蓋的更是無遠弗屆,跨越永恆那就是輻射的真實歷史,不僅回溯到最初日常物品能讓它自己發光的時期,更解釋了為什麼以及輻射如何是精神個體的全軌跡中,幾乎每一個偏差錯亂的事件裡的重要因素。

而這就解釋了,為什麼輻射這個研究在這場大會上締造了許多的里程碑,除了在「擁有」「面對」的全面性突破,還有最基本的方法,能夠把山達基傳播到世界各地:那就是《第三動力方案》

那就是第一場抗輻射大會的背景,伴隨著那場大會而來的答案,解開了從古至今、從時間之初到今日頭條新聞所涵蓋的種種問題。

« Congress Lectures